X电竞

2020年第24期

供稿: 地学院
创意: 党委宣传部、北地印象工作室
文字:李小伟、周子淇
图片:地学院
设计:朱青峰
编审:党委宣传部

北地印象

中国现代矿物学的奠基人——陈光远

陈光远教授是我国现代矿物学的奠基人之一,也是我国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的开创者。他长期从事结晶学、矿物学的科研工作,致力于引进、推广、发展和建立成因矿物学的理论体系及地质生产领域的应用,在找矿突破和危机矿山治理方面均做出了突出贡献。

1920年4月29日,陈光远先生在南京市出生,从儿时起,他就对自然科学有着十分强烈的兴趣。1939年,陈光远如愿进入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地质地理气象系学习。在校期间,他曾加入党的外围组织“群社”,由于学习成绩突出,获得上海银行及资源委员会两项奖学金。1943年毕业后,他留校任助教,1948年,他远涉重洋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地质矿物系学习,获副博士学位,归国后先后执教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地质学院。

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陈光远教授主持对弓长岭铁矿的研究,并出版了《弓长岭铁矿成因矿物学专辑》。该专辑从成因矿物学的角度对弓长岭铁矿作了深入探讨,确定了贫、富矿化在时空上的分布规律,建立了指示硅铁建造的岩石学和矿物学标志,从矿物演化探讨了变质地层的发展历史。

上世纪80-90年代,随着黄金市场需求的迅猛增长,他又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对金矿的研究。他领导的科研集体对胶东21个金矿床开展系统的研究,首次从成因矿物学的角度阐明胶东郭家岭花岗闪长岩不仅能形成金矿,而且能形成富矿,蓬莱地区83%的金矿都产于该岩体中。他的这一研究成果成为胶东金矿找矿的一大突破,生产单位著文称他为“理论与实际结合的典范”。

陈光远先生1987年出版了《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专著,该书凝聚了先生40年的心血,全面反映了现代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的内容,建立了较完善的理论体系,阐明了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的内在联系,并系统提出了二者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成为当前该学科领域最系统、最全面的优秀著作。1996年,俄罗斯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学术带头人尤什金院士来信称赞:“由于您的贡献与提倡,中国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才得以蓬勃发展,您是中国当之无愧的该领域的学术带头人。”

陈光远先生发表论文130余篇,撰写了20本科研报告,出版9本专著,成果丰硕。他先后获得包括李四光科技奖在内的12次科技奖励,成绩斐然。他曾多次组织国际和国内大型学术会议,促进了国内外学术交流,尤其是中俄学术交流。1998年3月19日,陈光远教授被俄罗斯科学院乌拉尔分院推选为外藉院士,俄罗斯多家报纸做了广泛报道,并邀请他访俄参加荣誉证书与证章的颁发仪式,并到多地作巡回荣誉报告。

陈光远教授不仅是科学家,更是地质教育家。50年来,他主要从事结晶学、矿物学、成因矿物学与找矿矿物学的教学。上世纪50年代初,他与苏联专家一起培养了中国第一批矿床矿物学研究生。1960年,他开始招收培养研究生和国内外进修教师,培育了大量的矿物学人才。陈先生学识渊博,思路清晰,讲课内容丰富,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引人入胜。他重视野外教学,善于挖掘实践中容易被忽略的现象,并加以综合分析,他的这种教学方法给许多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他所培养的学生,许多已成为国内外知名学者,可谓桃李满天下。

陈光远先生一生工作十分勤奋努力,进入高龄仍不分寒暑每天到办公室伏案工作。重病住院后,在病床上依然坚持研究,床头排满了书藉和资料。在病重弥留之际,还打电话让同事到他病床前讨论工作,关心中加合作项目的研究进展。

1999年,曾经的国际地科联主席W.S.Fyfe教授在对陈光远教授的悼词中写道:“当我们离开这个地球的时候,我们是否对国家及世界的未来作出贡献?对于陈教授来说,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对我们的未来作出了许多积极的贡献,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一个伟大的人,他所作的贡献永存!”